利己的最高境界是共赢

做大麦省钱主要出于两个目的,一是想革电商流量巨头的命;二是可以有效利用社会闲散劳动力。

关于革电商巨头的命

这个想法看起来是挺可笑的,如今电商格局已定,要革命又谈何容易呢。当我看到拼多多上市后,才意识到这种看似稳定的格局其实并不稳定,处理得好还真可能革命成功。

我也开过淘宝店,虽然马云不要我们缴费,但是我开了店就是没有人买东西啊。于是我只好投放广告,尝试了一下,发现广告真TMD贵啊,完全是入不敷出,这生意真没法搞!于是我就不卖土鸡蛋,不卖腊肉了,回乡创业过田园生活的梦想就此破灭!

当然了,导致我过田园生活失败的原因不止淘宝广告费贵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快递费也很贵,一公斤就要14块钱。光一个快递费我就和同行拉开了很大距离,根本没法活。

作为一个普通人要开一个有流量的网店,要么你花钱买广告,要么你花钱刷单,除此之外好像没有更好的方法了。如前所述,花钱买广告真的很贵,所以大部分人其实宁愿花钱刷单。曾经的我特别反感刷单,觉得刷单是一种诚信问题,后来才知道这是木有办法的事情,这只是和平台对抗的一种方式而已。

事实上单纯刷单是比较容易被平台处罚的,而且刷单也会花不少钱。更重要的是刷单这种活动完全是消耗资源,唯一的受益方就是成功获得排名的商家和刷单团队,而很多时候刷单并没有排名。

对于商家来说,大麦省钱就是第三种选择,既不要购买广告,又不要刷单,但又能获得不错的流量。商家通过大麦省钱让利给消费者,消费者看到商品既便宜又好,当然就愿意购买了,当购买的多了,还能让商家的网店在平台获得很好的排名,让生意越做越好做。如此一来,商家就可以摆脱平台的流量控制,可以以比较低的成本做生意了,而普通消费者又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商品了,商家与消费者关系的和谐也就是革了平台的命。

关于有效利用社会闲散劳动力

我来自农村,每次回家就会看到很多带娃的妇女及其他闲杂人等整天打麻将,如果不能打真麻将,大家就用手机打。有时候我也参与,但每次打完就觉得特别空虚,一种虚度光阴的罪恶感油然而生。曾经有一段时间一直思考,有没有一种东西可以有效利用这些闲散劳动力,让这部分劳动力创造有意义的价值呢?

也想过很多项目,要么是离钱太远,要么是门槛太高?比如你不能让每一个农村妇女都会写文章或者创作有趣的视频吧?后来还是把目光聚集到了电商上面。这几年,农村人网购已经是很正常很平常的事情了,如果不是急需用品,大家都喜欢通过网络买东西,一方面品类丰富、价格实惠,另一方面随着物流的日益完善,收货也挺快、方便。

如前所述,把一个东西从农村卖到城市需要的运费挺贵的,但是从大城市把东西卖到农村运费好像挺便宜的,比如在我们大麦省钱上面,你就可以花一块钱购买一条包邮的数据线,而且质量也还不错(原因是运费被平摊了,这个不作过多解释)!便宜的商品大家都喜欢,但农村人更喜欢。而对于某些商家来说,有时候为了订单量,想把商品送出去都找不到人接受。

对于电商来说,农村还是蓝海,至少西部偏远地区的农村。为了开拓这部分市场,大麦省钱的策略非常简单,在商家的支持下,首先我们提供一些非常低价而且实用的商品,比如1.9包邮,9.9包邮。其次我们还推出邀请制策略,只要是你邀请的用户购物,你就会获得可提现到支付宝/微信的现金。这样一来,只要稍微努力一下,邀请100个人左右,每个月就能轻松赚2000块左右了。对于普通农村人来说,2000块挺可观了!如果是县城、小镇用户,完全有机会推广更多的用户,月收上万也不是难事。

在我看来,利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但利己的最高境界不是自私,而是从利他出发,最终走向共赢。大麦省钱就是这样一个让大家走向共赢的工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